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流利英语、薄荷阅读“打卡”是诱导分享?微信动手治理


新京报讯(记者 白金蕾 杨砺 陈维城 实习生 程子姣 曹雯 )每天晚上九点,舒米(化名)打开微信朋友圈会看到,“精学TED经典英文演讲21天”“XX单词96天”“XX阅读Day38(天)”,“我朋友圈发链接的可多了,一到晚上就出来了”,舒米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经常会在朋友圈看到课程学习的“打卡”链接,课程多来自流利阅读、薄荷阅读等公众号或者软件,“我愿意看到自己的朋友学习进步,并不把这些链接视为困扰,但如果没有的话会更好”,舒米告诉新京报记者。


5月13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对流利阅读、薄荷阅读、潘多拉英语、火箭单词等在朋友圈“打卡”的诱导分享产品进行了治理。腾讯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微信一直依据规则打击外链诱导行为,此次打击公告只是常规打击结果公示。

公告称,近期某些公众号、应用软件等主体通过返学费、送实物等方式,利诱微信用户分享其链接(包括二维码图片等)到朋友圈打卡,严重影响朋友圈用户体验,违反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部分主体在违规活动被处理后,只是改掉课程介绍页面中的违规字眼,但仍在业务流程中用各种方式利诱用户分享朋友圈打卡,有的甚至通过变换域名、新增类似业务等进行恶意对抗、多次违规。微信在公告中截图举例了流利英语、薄荷阅读、轻课、火箭单词四款产品。


5月14日,流利说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公司并不认为‘打卡’有‘利诱’的目的,打卡分享更多是利用社交的方式‘督促’大家学习,且分享模式并非我们独创,可以说是一种比较通用的运营方法。”同时对方称,即便今天没有了朋友圈打卡,还是可以有其他形式的打卡,社群、软件内部等,给大家以鼓励。


微信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针对外链在朋友圈的分享,微信一直有明确的规定,企业只要严格按照规定来做,修改诱导分享部分,即可重新在朋友圈分享。


“微信朋友圈的分享是一种几乎零成本,传播效率却较高的传播手段,”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称,微信朋友圈是一对多的传播模式。每个用户分享的信息可以发送给所有好友,再通过好友的分享能呈现快速裂变传播。对于获客成本高企的教育行业来说是不可多得的传播手段。严禁打卡后,对于以此为传播手段的平台来说将是不小的打击,或将影响其未来的用户增长,尤其是对于处于用户获取初期的平台来说影响更甚。


课程“打卡”到底算不算诱导?


“如果不用打卡返学费了,我就不会在朋友圈打卡了,因为对其他人有干扰”,刘川(化名)4月22日在轻课公众号上购买了“100天TED英文演讲训练营”课程,花费99元,刘川告诉记者,在他购买课程当天,轻课给他安排了班级负责人,负责监督每位学员的打卡和疑问解答。


刘川每天需要在北京时间24点前,学习课程5分钟以上并完成习题,并将打卡链接分享到微信朋友圈,至5月14日,刘川一次不落的完成了打卡,14日刘川询问课程负责人是否需要继续朋友圈打卡时,课程负责人表示,已经不用朋友圈打卡了,但必须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


另一位已经拿到了返回的199元学费的王薇薇(化名)告诉记者,她在大学室友的推荐下购买了英语流利说的课程,课程标明,用户需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并在微信朋友圈打卡,待课程全部结束后,用户将获得课程学费的全额返还,目前王薇薇已经成功收到返还的学费。


“刚开始我还挺认真看,后面学业忙了我为了返学费才打卡”,王薇薇称,该课程共有100天的课程,她也曾因事忘记打卡,按课程要求打卡满80天可返还学费,最终她还是成功收到了课程返还的学费。


微信认为诱导分享为非正常营销行为,严重破坏正常的朋友圈体验,违反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协议》《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微信开放平台开发者服务协议》和《微信个人账号使用规范》等相关协议及专项规则。


微信方面表示,如果发现诱导分享等行为,微信团队将进行如下处理:包括但不限于停止链接内容在朋友圈继续传播、停止对相关域名或IP地址进行访问,封禁相关开放平台账号或应用的分享接口;对重复多次违规及对抗行为的违规主体,将采取阶梯式处理机制,包括但不限于下调每日分享限额、限制使用微信登录功能接口、永久封禁账号、域名、IP地址或分享接口;对涉嫌使用微信外挂并通过微信群实施诱导用户分享的个人账号,将根据违规严重程度对该微信账号进行阶梯式处罚。


同时,也有声音认为微信应避免“误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称,微信打卡模式在学习类微信小程序中使用较为广泛,一般情况下是以用户打卡次数或者坚持打卡的天数作为平台的利益回报前提。那么在此种情况之下,就要区分用户是否为自愿打卡,那么如何判断非正常营销行为,就需要微信平台制定出一套清晰化的判断标准,以避免“中伤”正常操作的平台。


但课程方却认为“打卡”是一种对学生的鼓励。“其实我们真的没有诱导分享,用户在朋友圈中看到的也是一个内容的链接形式。点进去也不会给分享者带来收益之类的”,上述流利说工作人员回应称,他还表示,大家对于“诱导”的认知可能因为此次事件也在调整。


在流利说看来,并不认为“打卡”有“利诱”的目的,打卡分享更多是利用社交的方式“督促”大家学习,且分享模式并非我们独创,可以说是一种比较通用的运营方法。同时对方称,即便今天没有了朋友圈打卡,还是可以有其他形式的打卡,社群、软件内部等,给大家以鼓励。


面对未来,上述流利说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可能因为大家最近的量大,认为对朋友圈的内容造成了影响,未来我们还是可以在微信生态中进行传播,具体细节的方法还在研究中。”对方还表示,微信其实也没有全面封杀朋友圈分享与传播。


大部分课程修改诱导语言,仍有课程宣传“打卡返学费”

记者体验发现,在被微信点名的流利阅读、火箭单词、潘多拉英语、薄荷阅读公众号(APP软件)中,部分明显“诱导”微信用户分享其链接到朋友圈打卡的宣传文案已经消失,但也有公众号依然在进行“打卡”。


目前,流利阅读的微信公众号依旧有名为“100天外刊阅读计划”的课程提供,该课程页面在明显处标明“打卡80天,全额返学费”,学费为199元/100天,目前可以正常报名,同时,在流利阅读APP内的“打卡”行为也可以正常进行。


但流利阅读于5月13日发布微信公众号文章表示,参与上述提到的,“199元100天打卡80天返费”课程的用户,只要满足学习条件,无需朋友圈打卡也可以获得全额奖学金。


火箭单词则于5月13日发布微信公众号文章称“即日起,购买火箭单词99元30天学习课程,无需分享朋友圈,只需在每天24点前完成学习,即可获得相应奖学金”,同时公布其他学习课程也无需分享朋友圈。目前,火箭单词的售课页面已无明显利诱微信。


潘多拉英语也于5月13日发布微信公众号文章表示,用户只要满足学习条件,无需分享朋友圈打卡也能获得相应课程奖学金,且该政策对潘多拉英语旗下所有课程生效。目前,潘多拉英语的售课页面已无明显利诱微信用户分享其链接到朋友圈打卡的内容。


同时,薄荷阅读售课页面中“打卡送实体书”的宣传内容已经消失,在微信安全中心提供的违规截图中,薄荷阅读有关“打卡是指完成当天学习计划后,使用报名账号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指定链接的行为”的解释内容也在售课页面中消失。


根据《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微信禁止通过利益诱惑,诱导用户分享、传播外链内容或者微信公众号文章,包括但不限于:现金奖励、实物奖品、虚拟奖品(红包、优惠券、代金券、积分、话费、流量、信息等)、集赞、拼团、分享可增加抽奖机会、中奖概率,以积分或金钱利益诱导用户分享、点击、点赞微信公众号文章等;从其他软件诱导用户分享到朋友圈也属违规。


腾讯方面表示,针对外链在朋友圈的分享,微信一直有明确的规定,企业只要严格按照规定来做,修改诱导分享部分,即可重新在朋友圈分享。


起底流利说:连续三年亏损 营销成本占比超七成 

在被处理的流利阅读、薄荷阅读、潘多拉英语、火箭单词等进行“诱导”分享公众号中,以隶属于美股上市公司流利说(NYSE:LAIX),以及已经多轮融资的薄荷阅读的运营主体超有爱科技最为知名。


微信公众号“流利阅读”的注册主体为上海流利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17日,2018年9月27日登陆美国纽约交易所,此前完成四轮融资,最近的一轮为2017年7月,由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双湖资本领投的近亿美元的C轮融资。


在IPO中,流利说计划发行575万股美国存托股票,累计募集资金达到7190万美元,募集的资金将加大在技术、产品、内容等全方位的投入,以及加大在市场宣传和用户获取方面的投入。


流利说登陆美股的发行价为每美国存托凭证(ADS)12.5美元,新股期间曾一度稳定在每股(ADS)16美元,最高价格为打新时创造的每股(ADS)16.5美元。2019年以来的最高价格为2月25日的每股(ADS)14.10美元,3月7日以来一直低于发行价的每股(ADS)12.5美元,5月13日收盘价格为每股(ADS)10美元,市值4.8亿美元。


股东方面,流利说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4947332股A类普通股和19675674股B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51.3%,以及表决权的89.6%。其中,三位创始人王翌、胡哲人和林晖的股权份额最大,持有的B类普通股占总股本41%,表决权的87.4%。机构方面,IDG和挚信资本均持股11.8%,并列为第二大股东;GGV纪源资本持股为10.3%;华人文化基金持股为5.5%。


招股书显示,英语流利说2016年、2017年、2018年的净收入分别为1233万元(人民币,下同)、1.65亿元、6.37亿元。2016年、2017年、2018年净亏损分别为8917万元、2.43亿元、4.88亿元。收入扩大的同时,亏损亦同步扩大。


作为一家以英语教育内容为主要产品的公司,流利说的销售和营销成本在总成本中却占比非常高,2017年、2018年分别为2.83亿元和7.05亿元,分别占运营成本的79.5%和76.1%。相比而言研发成本分别为5316万元和1.55亿元,分别占运营成本的14.9%和16.7%。对此,公司王翌表示,“公司发展的初期都会有一段时间,是需要很大的投入,战略投入一定要做。”


同时,流利说的现金流情况并不乐观,其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经营活动所用现金量别为-3859万元、-6012万元、-1.13亿元;投资活动所用先尽量分别为-1.21亿元、6990万元、-4.18亿元元;期末现金及等价物剩余4130万元、4.16亿元、3.45亿元。


薄荷阅读的运营主体是成都超有爱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法定代表人欧阳丹,旗下还有百词斩、番茄英语、囧记单词、蛋糕英语等产品。目前已经经历五轮融资,最近一轮是2018年6月进行的由腾讯投资独家完成的C+轮融资,此前其投资人还包括红杉中国、华人文化、经纬中国、京西资本等。


潘多拉英语的运营主体是北京思享聚合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法定代表人肖逸群,旗下有潘多拉英语、轻课阅读、极光单词、希望加早教等产品。目前已经经历四轮融资,最近一轮是2019年5月9日进行的由慧科资本独家完成的B轮融资,此前投资人还包括经纬中国、腾讯投资、喜马拉雅文化基金、洪泰AA加速器、慧科教育集团、以太创服等。


火箭英语的运营主体为天津光之来处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光之来处),成立于2018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张伟,旗下有火箭英语、水滴阅读、光之来处等产品。光之来处为北京世相科技文化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5年8月,旗下最为人熟知的产品是新世相。最近一轮融资为2019年5月9日进行的,由厚德前海基金进行的C轮融资,此前股东还包括昆仑万维、真格基金、腾讯投资、经纬中国等。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杨砺 陈维城 实习生 程子姣 曹雯 编辑 程波 校对 李立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